国内统一刊号:CN64-0007 固原日报社出版






上一篇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

乔装打扮进虎穴 深入敌后巧周旋

——陈添祥在隆德的货郎生涯

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,蒋介石企图窃取抗战胜利果实的步伐加快,内战已迫在眉睫。

中共甘肃工委两份加急电报,将正在延安学习的陈添祥紧急调回庆阳。几天短暂的准备后,陈添祥便化名陈兴荣,化装成货郎孤身一人赶往敌占区会宁县一带,计划在那里秘密发展组织、发动群众,为迎接全国的解放做准备。

9月底的一天,陈添祥身着浅蓝色土布上衣,肩挑两只货郎的专用木箱,手摇拨浪鼓,叫卖声不断地混在赶集的人群中,来到了六盘山脚下的隆德县城。白天相安无事,不料晚上住宿时,却因路证引起了警察的多次盘问,他机智应对,才勉强混过警察的盘查。深知此地不宜久留,第二天一大早,陈添祥便跟随几个货郎赶往山河镇的集市,几经辗转,来到了一个叫李家沟的小村庄。

李家沟距离山河镇十几里,四面环山。全村40多户人,分散在山坡上和山沟里,除3户富户外,全是贫苦农民。在一个黄姓老乡家借住几日后,陈添祥便在保长李作善家后院的牛棚里安了家。白天带着李保长开的路证四处串乡,夜里还要替他看守牲口。虽几经狡猾保长的试探,但当时这里的确是最好藏身之处,所以陈添祥便小心应付着在这里隐蔽下来,小牛棚也逐渐有了生气。每到晚上,劳累了一天的雇农总会圈坐在小油灯旁,夹杂着呛人的烟雾,你一言我一语、天南地北地闲聊,消磨着寂静山村里的漫漫长夜。有时,陈添祥也会即兴说上几段梁山好汉的故事,或以货郎道听途说的方式透露些许共产党、解放军的消息,既为大家取乐,也为发展组织、发动群众做好摸底工作。1946年初,陈添祥在李家沟发展了第一个党员李炳绰。从此,他在这里站住了脚,开始了地下党组织的发展工作。后经甘肃工委同意,陈添祥与李炳绰一起在隆德、庄浪、静宁一带,继续发展地下党组织。

有一天,保长李作善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阴沉着脸要求陈添祥赶快搬家,还扬言要给山河镇乡公所报告陈添祥是共产党,幸亏李炳绰从中斡旋陈添祥才免于一难。也正是在李炳绰的帮助下,陈添祥转战沙塘镇化灵保,见保长王迎海十分殷情,好茶好饭,又是唠家常,又是开空白路证,而且一开就是一叠。为了解和掌握其主动接近的意图,陈添祥便深入群众,多方打听和观察王迎海。得知王迎海与地主魏志成因多摊派富户公款、杂役和兵役等起了摩擦,结下怨恨,这的确是建立两面政权的绝佳人选。但由于此人沾染了黄赌毒等恶习,陈添祥便决定对其进行考察和教育。一方面,源源不断地从李保长那里获得有用的情报,另一方面想方设法帮助他改掉恶习。1947年初,王迎海被正式发展为中共党员。入党后,其所辖的10个甲长也逐渐被党组织控制,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,坚持在敌占区做一些隐蔽合法的斗争,以最大努力保护群众的利益,使化灵保真正成了“白皮红心”的两面政权。

1949年5月,南京、西安等地连连被解放军攻克的消息也传到了隆德。隆德地下党组织的任务开始转向组织群众抗兵抗款、收缴地主和散兵游勇的零星枪支、宣传党的政策和策动兵变等方面。

为了抗击当时驻防隆德的国民党八十二军十四旅的“武威军”,陈添祥等组织群众进山躲藏,抗兵抗款月余。在王迎海的鼓动下,部分保长、甲长也撤进山里,不再应付这些国民党官兵。在带领群众抗兵抗款的同时,他们还在武装斗争上有了行动,一方面派人摸清地主和反动保长手中的枪支弹药的数量,积极组织地下党员有组织、有计划、有策略地收缴;另一方面严格执行共产党优待俘虏的政策,从散兵游勇手中收缴枪支弹药,为迎接隆德解放做了充分的准备。

--> 2021-08-31 ——陈添祥在隆德的货郎生涯 1 1 固原日报 content_7331.html 1 乔装打扮进虎穴 深入敌后巧周旋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