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版:口弦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标题导航
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20年1月14日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心里的光

○李耀斌

有个小学生,平常学习很用功,作业本上总是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,但写过的作业上,又留下了大片涂抹的痕迹,有些作业,刚做过的尚在,而前面的却不知何时被撕掉了。一问,也想不起来。

这显然是一本不合格的作业。他的用功有错吗?

同事们都忙得很,偶尔有点空,就抓紧时间聊聊天,而聊,也总离不了一个“忙”字。

“忙啥呢?”“瞎忙呢。”

想想也是个大实话。

有时候感叹:“忙着比闲着还好点。”

细一想,也不无道理:虽然是“瞎忙”,但不怎么慌,而一旦闲下来,便觉得慌,有时候是“荒”。故此,再聊,便成了“无聊”。

突然得知,邻居过世了,便不免在心里打一个伤感起来,接着又对自己宽慰一下:眼前的路黑着呢,糊里糊涂过呗。

也像是在宽慰别人。

而谁又不想心里亮起来呢?谁又不想明明白白地过呢?谁又能让眼前的路亮起来呢?

这让我常常回想自己。

好长时间,我都想,这么多年,我是怎么度过了一个个白天和黑夜。

其实,我开头说到的那个小学生,就是我。时间被稀里糊涂地丢在身后,隐隐约约的,也像是无数个闲忙闲忙的日子组成的段落,和一本稀里糊涂的作业本粘连在一起。

多年走过的路,多年的岁月,显然是一本不合格的作业。

也显然是一个不合格的“小学生”。是谁撕掉了我们的作业本?

这也许就是“用功”的缘故,“忙”的缘故。而忙的本身就是“瞎忙”,就是“盲”。

细想,“忙”比“盲”更让人害怕。因为,“忙”,它是“心盲”。

这不由得不使人向往一种“闲”。

而有的“闲”,更让人害怕。一扇门里有一个“木”,“木”的这个人,他永远在“门”里面,他不知道他自己是在门里站着,还是坐着,躺着;他也不知道这门是闭着,还是开着。

这种“闲”,无异于“忙”。

这样的一个“闲人”,他即使在空旷的野外悠闲着,他始终是“木”着的,因为他的心上始终有一扇门。

于是,和谁都无话可说,包括和自己,也无话可说。当然就“无聊”了。

为什么我们生命的领地里有那么大的一部分被无聊入侵了?

因为我们的心上有一扇门。

而无聊就在门里。

如此的一个庄稼人,他的田里就是大片的野草。

如此的一个小学生,他的作业本上,就是满篇的错别字,和涂抹的痕迹,撕扯的痕迹。

因为他的心里本来就被巨大的荒芜淹没着。

而严格说,我们都是“庄稼人”,我们又都是“小学生”。

谁让我们的心灵荒芜?

谁来锄掉我们心田里的荒草?谁照亮我们眼前的路?

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,我和母亲在田里锄草,母亲干活也狠,好大的一块田地锄完的时候,已是半夜了。正好这天夜里没有月亮,回家的路便淹没在黑漆似的夜里。我看不见路的时候,荒草便从我的心上疯长起来了。而母亲,走夜路的样子完全如同她做农活的样子,那么轻巧、娴熟、不慌不忙。淹没在黑夜里的路,对母亲来说,仍然是轻车熟路,无所畏惧。我紧紧偎在母亲身旁,我说,妈,天黑,我看不见路,我慌。母亲说,路要在你的心上呢。不管天多黑,眼前的路多黑,你的心里要有一条路,心要一直亮着,就不慌。

母亲说得多好,心要一直亮着。只有心一直亮着的时候,才会有一条回家的路。

点亮心灯。在那片杂草丛生的田地里,在那个错别字满篇的作业本上,我们是自己的锄者,我们是自己的橡皮。在那条回家的漆黑的路上,我们是自己的光源。

让心上的光一直亮着,我们就能自如地游刃于人生的“闲”和“忙”之间。让心上的光一直亮着,就能照亮回家的路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
  宁ICP备10200362号-1 宁新备012号
固原日报社主办 地址:宁夏固原市高平路特1号固原日报社 邮编:756000
所有内容为固原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

   第1版:要闻
   第2版:要闻
   第3版:口弦
   第4版:时事
冬天的记忆
心里的光
我的阅读经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