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版:百姓生活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标题导航
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9年8月24日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军营让我魂牵梦萦

李世江

1979年12月,我原本在固原一中当旁听生,听到征兵的消息后瞒着父亲偷偷报名,体检政审一路畅通。不久,一张盖有县人民武装部红色大印的通知发到我家,我终于实现入伍当兵的愿望。人常说“好铁打成钉,男儿要当兵”。我也一直认为不当兵不算男子汉,所以坚定信念毅然从军。那年,我刚好十八岁。

时值寒冬,离别家乡的那天早晨,天空飘着雪花,冰冷地扑打在前来送行的乡亲们的脸颊上。大家像过一个盛大节日似的,敲锣打鼓地将我送到新兵集结的公社所在地。我们公社有11名应征入伍的青年,加上固原其他公社的入伍青年共120人,在三营集结后于次日清晨坐班车前往中卫。行驶的班车像老牛拉车一样速度缓慢,天黑后才到达中卫县城,暂时住在中卫四小。教室内仅有的桌子板凳是我们拼在一起的临时床铺,离别亲人要去远方的军营,远方的军营又是怎样?激动跳跃的心情总是难以平静,这一夜我仅仅浅睡了两三个小时。

翌日黎明之时,我们起床集合。先是坐轮船渡过黄河,黄河宽阔,河水湍急。过了黄河,在中卫石空火车站坐上了一列闷罐式的军运专列,这趟列车上还有其他地区的新兵。列车隆隆作响疾驰着向西前行。约五小时后到兰州火车站,停留约1小时后,列车继续向西前行。

在此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,当列车最终停止在西宁火车站后,我们才知道自己入伍的部队是在青海。

新兵几乎全被分在青海省军区下属的一个独立团。独立团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,而我们执行军事任务的基层连队却距海南的团部200多公里,要过青海湖翻日月山,被称作切吉草原上的“哇玉香卡”,地图上无此座标。上世纪八十年代连队的通联地址只是一个代号606的信箱。

在海南团部经过两月紧张的训练后,兵员全部到基层连队。在去哇玉香卡连队的路上,我看到常年积雪、云绕山峰的日月山,山下是水天相连难望尽头的青海湖,湖畔是绵延的公路,不禁为祖国的广阔美好赞叹不已。军营生活十分美好,当我们乘坐的车辆刚进连队大门,连队所有官兵就像是盼来家乡亲人一样热情,给我们提背包、打洗脸水,又端上早已准备好的香喷喷的饭莱,嘘寒问暖。

哇玉香卡地处高原地带,气候环境极为恶劣,经常风沙弥漫,寒冷异常。连队纪律严明,不管风沙滚滚还是赤日炎炎,全连官兵都要进行各项军事技术战术训练。我在训练匍匐前进时总是爬得慢,这项技能是右手持枪,左胳膊肘撑着身体右脚蹬地往前行进,在持续训练中,我左肘擦伤,结了一大块血痂。一天,在训练中血痂撞烂流血,一排长是四川人,那天他是负责全连训练的值班排长,他不知我肘烂疼痛,还上前踢了两脚,瞪着一双老虎眼训我“爬得个啥子哟。”但当他得知我受伤时又立马找卫生员包扎。

连长是甘肃庆阳人,年约四十岁,四方脸中等身材。听说他是从某部特务连调任我们连队的。连长有过硬的军事素质,尤其善于连队管理。连队除军粮供给外,大部分生活所需为自力更生,连队喂养的肉猪专为改善连队生活。连长经常在圈舍的食槽上仔细查看有没有倒掉的米饭或馒头,他决不允许糟踏粮食的现象发生。

连队担负着极其重要的看押执勤任务,尤其在夜间和风雪天更需加强警戒,丝毫不可放松警惕。有一次,轮到我执勤,正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,鹅毛大雪铺天盖地。就在快要轮岗时,在狱门上方守卫的我隐约听到“咝咝”的声音从警备室的方向传来,一阵紧似一阵,我立刻警觉起来。这里没有电铃,监狱大门的岗哨有一根绳子直通值班公安民警的值班室,绳头系着大铃铛,一有情况就拉铃铛,是通知他们的最好方式。我赶紧拉动绳索,清脆的响声立刻惊动沉睡中的一名姓高的值班民警,他手提高压警棍,打着手电筒到警备室查看,三号室果然出现情况:一重刑犯用不知从何而得的锯条,将铁门上的钢锁链锯得仅剩下三分之一。真是好险!由于我及时发现并制止了犯人出逃,值班民警将此事反映给连队首长,连部很快宣布提升我为分队第四战斗班副班长。

连队后勤生活自给自足,既养猪又养羊,肉食多,还可以不定期吃到青海湖渔场拉来卖给连队的鱼。只可惜没有任何鲜菜可食,仅有大白菜和土豆。全连冬季取暖用的是煤,但为了节约用煤,节省开支,战士们每年夏秋季都要去大草原上捡拾干牛粪,割扎扫帚的蓆芨草,到开垦过的一些地带割喂猪的饲草。早上出发时带上馒头和开水,坐农场的大马车向南山下的草原纵深地带行进。这一时段时光极为美好,我们像出笼的小鸟欢乐愉快,而且还能看见骑马放牧的藏族姑娘,还有那些可爱的骆驼、牦牛以及星星点点的毡房。

连队大灶房的后墙处盖有一间小房用于烧火,晚间一直亮着电灯,这里是我经常违犯部队作息制度,偷偷看书的地方。认字、写字、读书是我觉得最美好的事情,因而总难割舍。连队有《解放军报》《解放军文艺》,这些是我常看的,后来还看了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《净土》《艳阳天》等书。后来,有一天夜里,我在这间烧火的小屋里偷偷看书,被查哨的连长发现,而后他看到我身边放着的稿纸,还有一个报社采访本,便问这些是从何而来?我如实回答:是军区宣传处的张干事送我的,他是我家的远方亲戚,知道我爱读书,所以寄来这些学习用品。

连长知道后便将办板报的差事交给我,还决定让我参加上级组织的一次新闻写作知识培训班,让我受益匪浅。连长特别重视培养有文化的士兵,为了让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发挥特长,学有所成,1982年,连长将我调入连队后勤处工作,我在尽力办好板报后又向报社投寄了一些新闻稿件。不久我釆写的一篇名为《还羊》的小通讯竟然被《人民军队报》和青海人民广播电台采用,这是我的新闻处女作,为我以后的写作注入了动力。

1983年,部队首次整编组建地方武警,那年恰好是我在青海从军的第四年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年末,我们很多战士的从军生涯就划上了句号。

退役后,我也经历过生活的艰辛和磨难。从学生走向军营,再到脱军装回家种地;从不会务农种地到会干所有农活;从一穷二白到丰衣足食,始终以“我是一个兵”的信仰奋力前进。我退伍后一边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,一边干着名曰通讯员的业余工作,人生很有意义。如今,退役军人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,生活必将越来越好。回望我的军旅生涯,惟愿不忘初心,永远以这段记忆为荣。
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

  宁ICP备10200362号-1 宁新备012号
固原日报社主办 地址:宁夏固原市高平路特1号固原日报社 邮编:756000
所有内容为固原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

   第1版:要闻
   第2版:综合
   第3版:百姓生活
   第4版:时事
走出国门的香菇
我和鸟儿有个约定
多彩的暑假
多彩的暑假
军营让我魂牵梦萦